十四五規劃看點/扶植自主晶片鏈 不惜代價

大陸十四五規劃將大力發展第三代半導體,北京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王靜文指出,豪擲起碼1.4兆美元,以GDP的九分之一規模,投入第三代半導體的研發,要不惜一切代價,砸出自主的晶片全產業鏈。

這只是冰山的一角,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中與科技界就十四五規劃座談時指出,中國雖是製造大國,但關鍵核心技術受制於人,部分關鍵元器件、零組件、原材料依賴進口,他要求對「屬於戰略性、需要久久為功的技術」要提前部署。

十四五規劃不僅重點布局被「卡脖子」的高科技產業,以應對歐美科技制裁的強勢打壓。更是大陸未來五年最重要的國家政策藍圖,將確定從2021年到2025年重要經濟和政治目標。

十四五規劃將在本周(10月26-29日)召開的19屆五中全會揭開面紗,十四五的宏觀指標怎麼定?雙循環戰略如何布局?眾所矚目。

針對十四五時期(2021年-2025年)的經濟增長目標,「降速」是普遍的共識。相較十三五時期GDP增速目標訂在6.5%中高速增長,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陶金表示,受到人口紅利消減、儲蓄率下降及國際政治經濟環境變化等因素的影響, 十四五要比十三五有一定的下滑,經濟年均增速目標恐不到5%。

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槃和林表示,十四五設定GDP增長目標的目的,不再是為了達到某個數字,而是在供給側改革下,轉型高質量發展,要維持中速增長率水平。他還說,逆全球化浪潮興起後,中國出口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,製造業將是這一時期最重要的增長來源。

王靜文認為,十四五規劃對GDP增長目標可能會有所淡化,但不會完全取消,他預計,十四五年均增長目標或定在4.5%-5.5%區間,而城鎮化和產業結構升級將是這一時期經濟增長的兩張王牌。

值得注意是,習近平提出「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、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」的雙循環擴大內需,但疫後居民消費遲遲起不來。

槃和林表示,2008年的金融危機出台了很多大規模的內需刺激政策,投資和消費增速依然不斷下台階。這次的雙循環戰略下,要堅持擴大內需,但不能再走地產和基建的老路了,因為放鬆地產調控和加碼基建投資對經濟的提振作用愈來愈小,副作用卻愈來愈大,最典型的是債務風險,只能依靠消費。

英國經濟學人首席經濟學家戴維.布朗認為,為了避免經濟潛在下行風險,北京鎖定擴大內需,這意味將以更寬鬆的信貸條件、額外注入流動性、和進一步實施財政刺激。

他表示,可以預見十四五在金融方面,將以更高的開放型金融新體制,包括繼續加大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力度,深化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,以及建設以人民幣金融資產為核心資產的國際金融中心。

此外,大陸也將拓展外貿多元化,形成一帶一路建設、高標準自貿區、雙多邊產能合作和第三方市場合作等新平台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
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