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SJ:殖利率過低,下次經濟低潮 債市抗跌功能恐大減

產業新聞 2020-02-17 10:47:03 記者 陳苓 記述

股債走勢通常相反,債市能在股市暴跌時,保護投資人,一向被視為資金的避風港。不過當前殖利率低檔徘徊,下次經濟衰退時,債市能夠提供的保障,或許遠少於以往。

華爾街日報(WSJ)16日記述,為何這麼說,看看負殖利率國家就知道。中國爆發武漢肺炎疫情,上個月國際股市一度拉回,債券價格如預期上揚,但是公債殖利率為負的國家,例如德國,公債價格的漲幅遜色。這有其道理,理論上而言,負殖利率只能低到某一極限,殖利率和公債價格呈反向走勢,殖利率跌幅受限,會壓抑公債價格漲勢,削弱公債的保護作用。

詳細來說,武漢肺炎出現人傳人後,兩週之間,美國10年期公債價格上漲近3%。相較之下,德債提供的保障較小,德股跌幅大於美國標普500指數,但是德國10年期公債價格只漲了2.3%。短短數週的交易情況或許算不上充分證據,但是2015年初德債殖利率逼近零之後,才發生這種現象。在此之前,德債價格和德股的反向連動性,通常與美股和美債相當、甚至更強。德債殖利率躺平後,股債的反向連動性才不斷鈍化。

BCA Research首席歐洲投資策略師Dhaval Joshi估計,負殖利率的底線或許是負1%。以此推算,萬一德國經濟惡化,德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從目前的負0.39%、跌至負1%,公債價格會漲6%。此種漲幅不及以往,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時期,當時德債殖利率在6個月內,從4.6%降至2.9%,計入票息收益後,公債報酬達16%,能夠大幅抵銷此一時期德股的25%跌幅(計入股息後跌幅)。

Seeking Alpha的人氣作家Eric Parnell提出未來十年的大膽預測,其中一項是債市作為資產種類的功能消失。Parnell在Seeking Alpha的追蹤者超過2萬名。

Seeking Alpha文章稱,Parnell預估債市作為資產類別的功能將消失,下次經濟低潮或市場災難時,美國聯準會(FED)將被迫把利率砍到零或負值。美債殖利率若跌至零或負利率,又和企業債利差極小,此一資產類別的資本利得和收益,將遭輾壓,難以達到分散配置的功能

*編者按:本文僅供參考之用,並不構成要約、招攬或邀請、誘使、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,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,自行作出投資決定,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,概與《問股》、編者及作者無涉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
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