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拉斯聯儲籲開始討論減碼QE、稱通膨恐延續至明年

產業新聞 2021-05-05 08:30:20 記者 賴宏昌 記述

曾在高盛(Goldman Sachs)任職23年的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總裁Robert S. Kaplan(見圖)週二(5月4日)接受MarketWatch專訪時表示,聯準會(FED)應該開始討論購債的利弊得失,包括金融市場和房市的失衡。他說,「承認購買美國國債和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(MBS)是影響金融市場和房市估值因素之一」才是明智之舉。

Kaplan說,他不知道FED是否會在6月中旬的政策會議上就縮減資產購買金額展開對話、稱這將是一項「集體決定」。根據他對經濟的整體評估,FED將在2022年的某個時間點讓聯邦基金利率高於零。業界人士告訴Kaplan,他們不確定導致價格上漲的供需瓶頸可以在今年內獲得解決。

FED主席鮑爾(Jerome H. Powell)在4月11日播出的CBS《60分鐘(60 Minutes)》電視節目專訪中表示,FED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可以完美察覺資產泡沫,因此FED將重心擺在確保金融體系能夠經得起重大衝擊(包括資產價格下跌)。

華爾街日報5月2日記述,FED、摩根大通(JPMorgan Chase & Co.)的統計資料顯示,2021年4月美國家庭金融資產當中的股票(包括401K退休帳戶)佔比報41%、創1952年開始統計以來最高紀錄。

鮑爾4月14日在華盛頓經濟俱樂部舉辦的網路座談會上表示,FED在考慮升息之前很可能就會開始放慢購債步伐。

日經亞洲評論3月31日記述,Kaplan受訪時表示,就某種程度而言,科技推動的破壞將限制企業的定價能力,景氣循環力量、新型冠狀病毒(COVID-19)疫情相關供需失衡對上科技驅動破壞,最終將如何分出高下仍有待時間驗證。

值得注意的是,Kaplan當時說、他無法斷定FED是否會在2022年調高聯邦基金利率

Kaplan去年9月撰文指出,在度過當前危機之後,隨著經濟接近充分就業、有望實現價格穩定目標(時間點可能落在2022年底或2023年),均衡名目利率(不鬆、不緊的聯邦基金利率,R*)可能會上揚。

這意味著,隨著美國接近實現雙重使命目標,如果聯邦基金利率維持在零,貨幣政策立場實際上將變得更加寬鬆。

2020年12月15-16日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(FOMC)會議記錄內容顯示,部分與會者強調持續評估資產購買(註:量化寬鬆,QE)利弊得失的重要性。

FED於去年12月16日發布FOMC會議聲明指出,在「就業極大化」、「價格穩定」目標出現進一步顯著進展前,每個月的購債額度至少會達到1,200億美元、當中的800億美元增持額度將用來購買美國國債。

*編者按:本文僅供參考之用,並不構成要約、招攬或邀請、誘使、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,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,自行作出投資決定,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,概與《問股》、編者及作者無涉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
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