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究:2千億美元中國隱形外債 讓部份新興國家告急

產業新聞 2020-03-31 08:40:37 記者 陳苓 記述

外資從新興債市大退場,已經讓一些國家的主權債瀕臨違約。在此緊要關頭,經濟學家發現,不少新興市場還背負隱形外債,積欠中國2,000億美元之多。部份原物料出口國的中國債務比重極高,可能難以承擔。

華爾街日報30日記述,哈佛大學經濟學家萊因哈特(Carmen Reinhart)在全球金融海嘯方面,是最具影響力的美國學者之一。過去兩年來,她和經濟學家Sebastian Horn、Christoph Trebesch共同拼湊中國貸款資料,推測中國有2,000億美元以上的海外放貸,未對外公開。報告研判大約有10多個窮國,向中國借款額相當於該國年度GDP的20%或更高。Trebesch說:「危機情況下,問題會更為嚴峻。」

這些債務大多源於中國推動的「一帶一路」,約有70國參與,包括不少大型原物料出口國。這些國家在原物料價格大好之際,向中國借貸,如今原物料價格崩盤,財政情況格外脆弱。歐巴馬時期的國務院東亞事務外交官Danny Russell表示:「這些項目帶來的債務負擔,對許多、許多、許多國家來說,很快會變得無法承受。…這是很恐怖的事情(scary stuff)。」

以非洲最大經濟體–奈及利亞為例,該國高度仰賴原油出口,官方資料顯示,2017年底奈國的中國外債不到20億美元。但是研究發現,奈及利亞實際積欠的中國外債為兩倍以上,奈國還打算向中國國營銀行,尋求170億美元的額外貸款。亞洲國家如馬來西亞、印尼、巴基斯坦、斯里蘭卡也背負龐大中國外債。全球經濟衰退可能會促使這些國家要求延展貸款,但是中國已經因為國內經濟問題倍感壓力,或許不會願意點頭,若是如此,會加劇新興市場的流動性危機。

18國美元債陷”危難” 違約潮蠢動

華爾街日報29日記述,資金逃離新興市場,讓最脆弱國家的債券殖利率一夕爆衝。2025年11月到期的安哥拉美元計價公債,殖利率從本月初的不到7%,上週五(27日)飆至接近30%。2022年6月到期的奈及利亞美元計價公債,殖利率也從4%飆至近12%。

債券殖利率比美國公債高出10%以上,代表債券呈現「危難」狀態,目前有18個新興國家的美元債券陷入「危難」。歷史而言,利差大增預告倒債風險激增,但是此種價格變動不必然表示一國即將違約。Capital Economics新興市場經濟學家Edward Glossop表示:「主權債違約潮的機率從未如此之高。」

南美油國厄瓜多延付公債票息

路透社、金融時報先前記述,原油崩盤和武漢肺炎的雙重夾擊下,主權債的頭號犧牲者現身,南美洲產油國厄瓜多財庫見底,宣布延後支付2億美元的公債票息,這筆資金將用於防堵疫情。

厄瓜多財長Richard Martinez表示,該國2020年公債3月24日到期,將如期支付3.25億美元的本金。不過2022年、2025年、2035年到期的公債,原本應該在27、28日支付2億美元利息,如今無法如期付款,該國堅稱會在30天寬限期內支付款項。

相關消息嚇壞市場,S&P Capital IQ資料顯示,2022年3月到期的厄瓜多公債,23日每1美元面額僅值24美分、遠低於一個月前的每1美元面額值88美分。

*編者按:本文僅供參考之用,並不構成要約、招攬或邀請、誘使、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,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,自行作出投資決定,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,概與《問股》、編者及作者無涉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
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