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里歐:疫情過後5年世界秩序翻轉、財政弱的新興國家有難

產業新聞 2020-05-07 12:06:14 記者 郭妍希 記述

全球最大避險基金集團橋水投資公司(Bridgewater Associate)創辦人達里歐(Ray Dalio、見圖)認為,新型冠狀病毒肺炎(COVID-19)將翻轉世界秩序,重要性等同大蕭條及二次世界大戰,一旦塵埃落定,中國可能崛起、成為主要強權。

日經新聞英文版7日記述,達里歐受訪時指出,短期內,美國擁有印製美元的特權,由於大量以美元計價的債券,世人對美元需求極強,這給予美國強大力量。一旦違約問題或印製美元行動在幾年後摧毀債券,美元作為儲備貨幣的價值也會跟著縮水。這將嚴重削弱美國經濟力量。歷史一再顯示,帝國的崛起和殞落都跟債務及貨幣有關。大英帝國、荷蘭帝國及其儲備貨幣,都有非常類似的經驗。

達里歐認為,疫情過後,世人大概花上5年的時間重建世界秩序。美國勢力下降,中國將是下一個崛起的強權。雖然中國可能不用花上數年就成為世界最重要經濟體,但美國仍會在頗長一段時間內與之對立。儲備貨幣則只會緩慢演變,各國勢力的消長,將延遲很長一段時間才反應在儲備貨幣上頭。他認為中國大概會在未來10年左右變得更加重要。

達里歐坦言他輕忽了疫情對經濟的影響。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剛好跟一戰結束後經濟活動驟降時重疊,而他誤以為當時經濟衰退完全是因為戰爭。直到他看到這次COVID-19的影響,才理解大流行病對經濟的衝擊。這讓他懊惱不已。現在,橋水已將自然事件、氣候變遷(例如大流行病、旱災、水災)納入決策系統。

達里歐同時認為,疫情爆發後,國家、個人與企業的因應狀況,幾乎端賴存款、負債的多寡而定。無法印製強勢貨幣(hard currencies,指匯價堅挺、幣值穩定且能在國際自由兌換流通的貨幣)且財政脆弱的新興國家,會面臨信用及通膨問題,因為他們會被迫印製本地貨幣。這些新興國家需要龐大金援、否則勢將崩潰。

達里歐並重申他認為當前這個時期跟1930-1945年很像的觀點

根據Zero Hedge整理,當前環境有五個現象跟1930年代末期極為相似:

a) 全球三大儲備貨幣的短期及長期債務循環已接近尾聲;

b) 債務及非債義務(即健康照護、退休福利金)的規模,已經大於能用來支應的所得;

c) 財富及政治差距擴大,令國家內部充滿政治衝突,貧富階級和資本主義、社會主義帶來的內部對峙是這些衝突的特色;

d) 新興強權崛起(即中國)、挑戰現有強權(即美國),這種外部政治引發更為極端的內部衝突,終將導致世界秩序改變;

e) 與央行提供的現金利率報酬相比,債券超過預期報酬的部分(excess expected returns)正在逐漸壓縮中。

*編者按:本文僅供參考之用,並不構成要約、招攬或邀請、誘使、任何不論種類或形式之申述或訂立任何建議及推薦,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,自行作出投資決定,如因相關建議招致損失,概與《問股》、編者及作者無涉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

code